誒就和上面名稱一樣嘛!
就是平時偷雞摸魚寫出來的東西XD

可能有些設定是和機油的腦補,也有些可能是自己最近喜歡的東西。大部分寫的人設有原作的背景XD

求大家別批判啊?就當個是看小故事的地方好啦XD

沒錯我就是個說書人——

客官裡面請~

【剑三/安庆绪X史朝义】无题

前段时间还在渣基三时候最后萌的一对NPC....

话说我对安庆绪和史朝义简直是真爱啊?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地戳中我,刚刚在翻以前写的短文的时候就翻到了这么一个短篇。

其实我估计我也没写完也应该不会写了233333于是也发上来玩玩好了,不然我的博客显得好空荡荡的……



-----------------------


关键字:慰藉,占有欲,所有物,依赖,心里扭曲,渴望亲吻,内心柔软,暴戾,谋杀,亲吻。


安庆绪不甘地倒在地上干瞪着眼睛,不死心地看向史思明父子俩。史思明嗤笑一声,踩了踩年轻狼主的伤口,鲜血漫的更甚,听着安庆绪嘶哑的低吼,史思明满意地狂笑离去。自始至终,史思明没有正眼瞧过史朝义一眼,也许他根本不曾重视过史朝义。 史朝义也没有回头看史思明的背影,他慢慢踱步过去,朝着安庆绪露出一个扭曲到极点的微笑。


"庆绪,你看你倒下了,会取代你的人是我。"


安庆绪气结,想反驳点什么,却已经被涌上喉咙的腥甜阻住了声音。他紧咬着后牙槽,眼睛直视着史朝义,最终换散开来。


史朝义看着逝去的狼主,嘴角的笑意却是越来越少,他蹲了下来,手抚上安庆绪还带着些许温热的脸,顿了顿,往下。活人温热的嘴唇轻吻上死人依旧睁着的双眼,带着些许力度迫使安庆绪不甘的双眼闭合上。史朝义扭曲地笑着,笑着笑着温热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了安庆绪的开始冰凉的脸上。史朝义扶着死人的头,将嘴唇用力地贴上对方,没有反应的亲吻,没有暴戾的回应。安庆绪就这样死了,再没有第二个他。

史朝义亲着亲着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又扯开笑容。


“都是你们逼我的……庆绪……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他像发狂一样抱住死人僵硬的身体,任由血渍染红了身上白衣,像这人以前对他一般暴虐地撕咬着他的咽喉,然后哭红了双眼。


安庆绪死了之后,史朝义每晚就寝时都是辗转反侧。每当他尝试闭上双眼,似乎就能看见安庆绪死时那双狰狞的双眼。每当侧过身去,就能回想起安庆绪活着时每晚强行搂着自己入睡的温热。史朝义想着想着有点委屈,睁着眼坐了起来,将头埋进被子中,无声地哭着。


-未完但是没继续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