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就和上面名稱一樣嘛!
就是平時偷雞摸魚寫出來的東西XD

可能有些設定是和機油的腦補,也有些可能是自己最近喜歡的東西。大部分寫的人設有原作的背景XD

求大家別批判啊?就當個是看小故事的地方好啦XD

沒錯我就是個說書人——

客官裡面請~

【剑三/苍丐苍】山河依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我写了!!!!就是苍云X丐帮!

因为玄甲苍云这个新门派还没正式出来,很多资料就只能是根据官方发布的内容去脑补啦,究竟雁门关这个时候是否被收复了我也不太清楚XD

随着自己的脑洞就想把两个角色的相处的模式写写看。

因着本人是个丐帮真爱党,我对丐帮的恣意妄为潇洒欢脱是特别钟爱的,每次我就是不爽大家老黑我丐帮233333【开玩笑的

对丐帮的爱源自自小看金庸的小说,从射雕和神雕的洪七公和黄蓉,再到倚天屠龙记的史红石【这个没啥作用的小姑娘...】我都是有特别在意过的。

直到剑三出了丐帮,我也是二话不说直接弃了手头的号开了个大侠号,为的就是在第一时间进入丐帮,去看看剑三里面的丐帮。

到现在,自上一年六月份到现在,丐帮这个门派经历了被多少玩家骂的过程,自己手上玩着个丐帮被亲友吐槽过多少次,组团被无视过多少次。知道前几天得出了玄甲苍云的即将问世,说真的会有不满,天策的天策魂想必是很多玩家玩剑三的初衷。但是我对苍云也是期待的,想说这第二名军爷在剑三又能搅起多少风云事?

我萌起苍丐也不是偶然,确实是因为我当年萌的是策丐。只是一边萌着总会觉得策丐哪里不够,直到我看完了苍云的人设。没错我就是倒戈了!苍云给我的苍丐画面感很强,所以在还没正式出的时候我就写下了这个XD 我A了游戏也有了短时间,只希望写的出入不要太大【sad

只希望揣摩的过程也能博得各位看官的喜欢就好w


以下是正文XD 感谢大家看我废话!



================================


玄甲苍云是在雁门关的某次战役中遇见那个丐帮的。


与一身乌黑玄色的苍云军不同,那个丐帮的小哥儿光着脖子,结识的胳膊胸膛上纹着暗色的青云龙纹,双手上护着尖锐的护甲,整日除了战斗,平日里就懒懒散散的也不打理头发,黑色的刘海漫过了眼睛,平日里也看不清这小哥儿的表情。只是这人随身携带酒壶和短棍,一套降龙掌将敌人重重带出,毫不留情的掌法就那样砸在敌人脸上,带着血花飞溅运气短棍再继续击退敌方。他那打架起来疯的模样和其他善战的丐帮弟子又有些许不同,每次战后那恣意妄为的喝酒模样,简直让玄甲苍云忍不住为他喝彩。


那天战后,又一次在雁门会和的苍云残部正在进行休整。在帐篷之中,玄甲苍云抽出盾牌里的陌刀,将上面抹上的血渍一点一点擦开,脸色有点沉重。雁门关在苍云军手上所失,要重新躲回便是目前苍云残部的唯一目标。玄甲苍云想起战役中战死的军中兄弟,握着陌刀的手一点一点收紧,牙床被自己咬合地发出咯吱的声响。擦干净陌刀后的玄甲苍云站起身,一手持盾,一手持陌刀,回头对着背后的兄弟冷淡地说道:“你们好好休息。”话毕就头也不回地走出帐篷。


已是夜晚,雁门周围却散发着肃杀的气息,折戟断刃无处不在。


玄甲苍云靠着被烧毁地只剩枯枝的树干,一双凌冽的眸子注视着远方的雁门关。忽然隔壁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玄甲苍云手一抬侧身一转,直接举起陌刀朝着定向来者的咽喉。看见来者便是那个丐帮小哥儿,玄甲苍云愣了愣,将伸长的陌刀收了回来。只见那个小哥儿也不在意,嘴一咧儿就笑了起来,朝着玄甲苍云秀了秀手上的酒壶。


“嘿,这位军哥哥,喝一壶?”


两个人就那样靠着枯枝坐着,玄甲苍云就那样听着那个健壮的丐帮小哥儿絮絮叨叨地说着许多有趣的故事。年幼就加入苍云军,早就被磨砺地没有过去的玄甲苍云没有插嘴地听着那丐帮弟子的笑谈,从东海起源到君山总舵的崛起,丐帮去过许多地方,故事说起来好似就没个尽头。烈酒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玄甲苍云冷硬的表情才似乎有所缓和。丐帮小哥儿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看到这苍云军松开了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停了故事。


“军哥哥,大爷我说了那么久……要不你也说个?”


玄甲苍云想了想,答道:“父辈从军,少年从军,雁门关失守……”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眯起眼盯着酒壶想了很久,最后才开口继续道,“不假时日将重夺雁门关。”


丐帮小哥儿盘腿坐着,嘴角勾着弧儿静静地听他说着,听完了也不说话,只有烈酒饮下时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吞咽声。玄甲苍云见状,单手提着酒坛子视线继续看回远处的关口,不久才又开口:“我自小就在雁门长大,只求为大唐守好这一方关卡,誓死相守。”顿了顿,“你呢,为什么要到雁门。”

丐帮伸手挠了挠杂乱的头发,傻笑了好一会儿,“嘿嘿,不瞒你说哈,大爷我喜欢打架啊。要说还有什么原因……”丐帮放下酒壶,摸出了腰后别着的短棒,另外一只手摸了摸鼻子,“宰他一票肥羊!”见对方将淡漠的眸子瞥了他一眼,他笑了笑继续,“再说,大爷可不缺志气。君山恩情绝不会忘,为这乱世唱一曲莲花落又有何不可!”

说到莲花落三字时丐帮那半张脸似乎燃起了什么情绪,腿一伸一曲,接着游刃的腰力立起身躯。后向后弯下腰,酒壶倒出的酒液就顺着引力朝他的脸淋去,只见他张口豪饮两口,多出的酒液淋得他脖子膀子一身湿也不顾,后立起身将酒壶塞上酒塞往腰间一摆,手指半握成掌,晃着醉酒般的步子晃晃悠悠,但身旁看着的玄甲苍云知道这大概就是丐帮有名的“醉拳”。


一套拳法舞毕,那小哥儿终于是站直了身。晃晃悠悠地朝玄甲苍云走去,这时苍云才发现这丐帮弟子和他差不多高,那丐帮将带着护腕的手搭上他的肩膀借力,另外一只手捏上苍云的下颌,将他的视线调到远处的雁门关。


“军哥哥,大爷我喝多了别怪我啊。但是这个你得听我的哈,待你们把那失地收复稳定,就陪我去走走呗。我啊,终是见过许多天策骁勇善战的军爷,见你那么没见识的实在可怜。等大爷以后带你走一遭看看这个世间啊,我们那漂亮的大唐河山。”

玄甲苍云愣了愣,终是无言,单手拉下丐帮捏着自己的手,最后在丐帮小哥的腰上搭了把手。


翌日又是散战。

江湖散人们的参战,让苍云军不会孤立无援。那爱打架的丐帮小哥儿自是跑到了最前头,玄甲苍云看着那丐帮潇洒地灌下两口烈酒,提拉着短棍借着轻功轻巧地踏在敌军整齐的队列中,一挥棍一迎掌打散了队形。他不由地表情松开一丝凛冽,手中握紧盾牌和陌刀,大杀八方。


有时候闲下来,两个人还是会在一起闲聊喝酒。玄甲苍云那天看着喝的微醺的丐帮,带着玄甲的手指拨开了对方那头凌乱的长发,意外地看见藏在下面底下那双晶亮的黑色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儿。


“军哥哥,你这样看,奴家会害羞啊?”


丐帮这样打趣着,而对面那个表情如一的苍云军却是没什么情绪地看着他,手往后用力扣住丐帮的后脑,却是神使鬼差地把头凑上去,张口吮住了对方因着讲话而开启的嘴唇,意外地交换了一个带着湿意的吻。


再后来,那疯一般不要命的丐帮名声被传开了。一次散战中,丐帮小哥儿被有计划的敌军所包围,即使是带着笑意痛快地大口喝着烈酒舞起笑醉狂,身上徒增的伤口也是逐渐增多。直到快撑不下之时,一声铿锵唤回他的注意力,玄甲苍云运起玄甲盾和陌刀,生生将包围圈开启了一道口。丐帮刚想说什么,却被敌军一把刀刃的刀锋从额头划下了左眼,一声久违的呻吟从丐帮口中传出,伸手捂住了血流如注的那张脸。


玄甲苍云也是听见了那一声,染血的眉目愈发发狠,一声厉吼从喉中传出:“其余丐帮弟子何在。”“丐帮弟子谢过军爷!”只见一个孩童模样的衣着褴褛的丐帮少年从他开的那道口中蹿入,足见轻盈地一点,扯过受伤的丐帮小哥儿就借着轻功飞起,脱离战斗圈。


“……苍云?!你……”

“呵。”


丐帮的声音逐渐是挺不清晰了,两人的身形渐远,后面的话都听不真切。玄甲苍云第一次扯开嘴角,乌黑玄甲上染上鲜血后显得更加漆黑,持盾持刀誓死守护,那便是苍云军。


后来的后来,雁门关重新攻下,玄甲苍云手持陌刀立在城墙之上,肃杀的北风扬起白色雉尾,常年征战使得略有僵硬的脸却无一丝倦容。直到脚步声音从后方传来,玄甲苍云回身横刀指向其咽喉之处,却被惊愕的定住了身形。


几年不见的丐帮小哥儿那头混乱的长毛已经不见了,被修剪成了清爽的短发模样,身上的青龙纹也被换成了红白云纹,而当年重伤的眼部却是被绑上了黑色的云幕遮。嘴角是一如几年前的勾起弧儿,清亮的声音随着开启的唇线悠悠地传出。


“这位军哥哥可得空,奴家可是被你这刀吓的伤了神儿~”


玄甲苍云没说什么,快速地收了刀,在那丐帮小哥儿得理不饶人地即将张开嘴儿吐出第二句不怎么中听的话时,就上前将其环入自己的怀里,冰凉的唇狠狠地按上了对方,腻的要死的唇舌交换间苍云舔舐着对方开裂的唇角。只见那人嘴巴得了空,又开了口打趣道:


“军哥哥,这回可跟大爷我走一遭这大唐山河?”

“……好。”


再后来,玄甲苍云和那丐帮便暂时离开了雁门关。历经洞庭湖时,丐帮带着苍云回了一趟君山总舵。两人在峭壁上悬空的栈道房顶喝着烈酒,意识迷蒙间丐帮小哥儿被苍云压着让那褴褛的衣衫变得更加凌乱,被扯掉的云幕遮下那双清明的眸子上多了一抹刀痕,只是又弯起了和当年一样的月牙儿。苍云的吻沿着那道刀疤一路往下亲吻脖颈,唤来对方两三声酒醉的轻吟。丐帮小哥儿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无果后也就躺平了随他胡来,但是脱下护手的手却忽然再次捏起玄甲苍云的下颌,逼迫那人抬起那种没啥表情的脸,哼哼唧唧地一笑后指了指周围。


“军哥哥,山河依在。”

“……嗯,你也在。”


——END


===============

再来点后记hhhhhhhhh【废话真多!


丐帮小哥儿一开始穿的就是破虏23333看官你们猜对了吗!

后来剪了短发其实是我私心让他换回初始门派套了【因为感觉很萌

不行我对丐帮简直太苏了啦OTLLLLL

请大家爱爱丐帮QAQ!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