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就和上面名稱一樣嘛!
就是平時偷雞摸魚寫出來的東西XD

可能有些設定是和機油的腦補,也有些可能是自己最近喜歡的東西。大部分寫的人設有原作的背景XD

求大家別批判啊?就當個是看小故事的地方好啦XD

沒錯我就是個說書人——

客官裡面請~

【剑三/苍策丐】江湖调·战莲01

没错开始写啦XD 第一章其实应该打苍策tag 因为还在讲俩军爷年轻时候的小事情,丐哥目前还没出现!不过先起个头!


注意:

*文里会有3P成分,请抬头看tag

*文中的年份以历史和剑三给的故事线为例,可能会有些许出入,请勿较真XD

*人设详情请看lofter前几篇XD




——————————————————



江湖调·战莲


第一章 


唐代玄宗时期,开元二十四年。国家上下明看太平,然实则却已是危机重重。原从波斯而来传教的明教已经隐隐越过中原第一大丐帮,成为威胁大唐国教的异端存在。然朝中上下对此政见不一,一阵风暴似乎即将袭来。


然而此时,于穆家后院站着一个半大的男孩儿。


作为几代先皇开辟唐朝留下来的将军之一,穆氏在李唐执政以来在军队中依旧有着不可取缔的作用。可惜几代将领,到当下却是仅剩老弱妇孺和剩下的穆将领遗孤。穆君颉当下已经是穆家剩下来的唯一一个直系男孩。约摸是因为长在武将世家,打小儿穆君颉就爱舞刀弄枪的。可惜自小父辈的穆家将就已经去了个七七八八,自然是没人教导那么小的孩子习武的。偏偏穆君颉这孩子天生就是倔,平日里就算没人教他他也照着以前父辈们教他的军队套路来练。


这年穆君颉刚满六岁,大晚上的一个人静静站在穆家后院,他愣愣地看着天。此时已经很晚,天色也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云层厚的很,来去星星也没几颗,唯一的月亮就亮亮地挂在那还缺了口儿。那方后院门传来一丝声响,家里的老妇人端着个食盒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个稍微比穆君颉年长些许的少年。少年身着一身劲装,高高扬起的长马尾似乎也带起了一丝锐气,眉眼间还带着些许不符合年龄的张狂。他停在后面,老妇人走过去颤颤巍巍的将食盒放在院里的石桌上,看见自家的小少爷傻傻地坐在那也不和来人打招呼,叹口气开了口。


“狗子啊快过来,给秦哥哥问个好,以后就一起住这儿了,可得好好相处啊。”


站在老妇人隔壁的那个少年听到这个称呼忍不住笑了起来,听到陌生笑声的穆家小少爷终于是回了头站起身来,就着孩子的身形但是稳稳地走过来。穆君颉个子在同龄孩子里偏矮,棕色偏黑的头发软软地绑成一条条三股小辫,最后系成一条短短的马尾高高地绑在了脑后。随着步子脑后的马尾也跟着摆来摆去,被叫“秦哥哥”的那个少年心里想的缺是:看起来真的和犬类很像,听着叫唤就晃着尾巴过来了。


穆君颉过来站定,皱起眉抬头看了看比他高上许多的少年。少年和他对视一眼,下一秒就笑眯了眼:“狗子?”然后他看着穆君颉狠狠地瞪视他,过来好一会儿才回答:“我叫穆君颉!别叫我狗子!”老妇人在隔壁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少年继续笑,后来才开口:“颉不就是天狗的意思么,小狗子。我是秦鹜欢,老夫人叫我过来看看你的。”


听到他自报家门穆君颉倒是愣了一会儿,秦家和穆家情况很像,也是辅佐先皇平定天下的将领之一,可是秦家在上一辈时在军队里遭人诬陷基本上都受到了牵连,在军中的基本权利都已经被拔除,现在剩下的人好像就只面前这个秦鹜欢了。秦家人在军中风评很好,出事后军中的其他将领都在尽可能帮助秦家,所有才能留下这个仅剩的苗子,又有许多将领对其倾囊相助。是以传闻秦鹜欢五岁就开始习武,到八岁已经被传为战术“鬼才”,无论是战术兵书还是武器,听闻都已经用的有模有样了。这样的传闻在年龄相近的穆君颉里倒是听闻了许久,少年郎自尊心极强,也同样是将领家的传人,怎么可能不心动。


“你说你是秦鹜欢?难道秦家的那个……吗?”


秦鹜欢看着对方棕色的眸子里面闪出一道亮光,脸上的笑容倒是更大了。他将手握成拳,伸到穆君颉面前,最后伸出手弹了对方光洁的额头。弹的少年额头莫名地红了一大片。


“哈,算你运气好,大哥认你一个小弟,教你兵法武器吧,狗子。”

“谁是你小弟!”


虽说穆君颉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瞄了瞄对方比自己高了一个头不止,还是弱弱地收了声。老妇人在隔壁看着他们对话也不出声,她也不说话就看着两个孩子在那边打闹。作为将领之家的女人,她实在是太清楚将领家族有多少不可外道的心酸。面前两个孩子,明明还只是那么小,但总有一天他们就会继承家业,为大唐奉献出他们的生命与鲜血。作为遗孤被留下的孩子,和普通孩子也玩不到一起,现在两个人像是难得的知心者一样拉着对方聊天,这样的场景让老妇人越看心却是越发的酸了起来。


老妇人最后是擦了擦眼角差点漫出来的泪水,招呼了两个孩子到后院的石桌上打开了食盒拿出了温热的糕点和热茶。秦鹜欢咧着嘴笑着揉散穆君颉的马尾,在对方的挣扎下吵吵闹闹。


又有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那日之后秦鹜欢便是在穆家里住下了,平日里清早两个少年就围在后院的石桌边上大谈兵书军阵,两个人吵得面红耳赤之后等着老妇人送来的清晨早点和热茶,吃过小点后,就是老妇人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扇着扇子看着秦鹜欢指导着穆君颉每种兵器的用途和用法。也亏得穆家早些年算得上是个大家,虽然现在已经没人使用了,但是琳琅满目的兵器还是陈列在后院,这也使得秦鹜欢的军阵教导来的特别方便。也许是因为家族传统,穆家是个长兵世家,穆君颉也最喜欢长兵武器,秦鹜欢就经常挑着长枪和长戟教导。


“欢哥,你擅长什么武器啊?”


穆君颉背起手将长兵背在身后,问起正在喝茶的秦鹜欢。秦鹜欢一回头就能看见少年好奇的亮晶晶的眼神,不禁失声地笑了出来:“小弟既然那么感兴趣,大哥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呗?”


“切!爱说不说!”


见少年被自己惹毛了背过脸不看自己,秦鹜欢连忙笑嘻嘻地跑过去道歉,“诶别生气别生气,我啊用的武器和你不太一样。”说吧少年回头走向武器架,挑出了一柄至今穆君颉还没能举起来的一把长柄大刀,轻松地将其扛在肩上之后又走到防具架上挑出一面玄甲铁盾,最后才回过头,弯起了眉眼对着后面被他力气惊呆了的穆君颉。


“大哥没跟你提过吗?秦家先代都是咱的大唐陌刀手啊,我打小就得练这个,不然秦家也算是灭了。”


穆君颉看了看对方手中那柄沉甸甸的陌刀,陌刀又叫斩马刀,在战场上的作用非常血腥,就着这份沉重的质感,如果使用者运用得当的话真的可以将敌人连人带马整个斩开。那份生生撕裂对方的狠劲,让大唐初期的陌刀手都在军中受到敬仰。只是陌刀手的训练非常人,需要极其强壮的体魄和定力才能正确地挥舞起陌刀攻向敌人,至此陌刀手已经所剩无多。穆君颉生在武将之家,自然清楚陌刀手的狠戾,只是没想到面前这个和自己好说歹说同房而寝的朋友就是这么一个狠角。


“不过呢……”


秦鹜欢露出了个不经意的笑,举手生生就厚重的盾举过头顶。将两个少年的身形完全笼罩在厚重的钢板之下。然后少年笑嘻嘻地说道:


“我会保护你们的!因为我是你大哥啊!”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