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就和上面名稱一樣嘛!
就是平時偷雞摸魚寫出來的東西XD

可能有些設定是和機油的腦補,也有些可能是自己最近喜歡的東西。大部分寫的人設有原作的背景XD

求大家別批判啊?就當個是看小故事的地方好啦XD

沒錯我就是個說書人——

客官裡面請~

【刀剑乱舞/狐狸组】回鸣 09

依旧是废话加前言




-注意这篇是平行世界哨兵向导设定!


-但是私设很多 哨兵向导基本只用了名字而已


-介意的请别喷Q-Q


-设定请看前文 感谢w


-序+0102030405060708


PS 后文也许会出现轻微三日鹤三日、岩今岩,介意的请注意。




——————————————————————————————




09


 


那之后两个人就没了交流。鸣狐对于小狐丸的建议也没有任何的答复,只是两个人身边本身紧绷着的精神力威压逐渐减弱,或许是小狐丸的承诺稍微让鸣狐安了下心,也将自己一直外扩的精神网给关闭了。


 


车在行驶时车窗一直开着,鸣狐视线一直看着外面飞闪而过的树林。车开到这里已经出了受本丸保护的区域,正式进入了混战的地区。受到战火与枪支刀剑洗礼的树林泛着黑色的焦黑,散发出枯萎的无生气,莫名地给这片区域添加了一份死寂。


 


小狐丸将车停了下来,鸣狐开了副驾的车门就握着打刀迅速地下了车。鸣狐的小狐狸站在鸣狐的肩上,嗅了嗅空气当中的气味,好一会儿才安静地俯下身来,随即转了个儿看向刚下车的小狐丸。


 


“小狐丸殿下,附近暂时没有发现敌方的痕迹。”


 


小狐丸提着刀走了过来,伸出手掌揉了揉小狐狸的毛发,不经意间被鸣狐散在耳际的短发骚动了一下手背。鸣狐的发丝碰触上去的手感并没有他本人看起来那么坚强而疏远,反而是软软的,散漫地乱翘着。小狐丸勾起嘴角笑了笑,又摸了两把小狐狸才开口:“行,这附近是资源地,一起去找一下吧。”


 


这小狐狸是鸣狐精神力的具象化,碰触的感觉也能传递到鸣狐的精神感官中。鸣狐被对方的手掌的传来的温度震得有点发愣,小狐丸收起哨兵那部分精神力以后整个人外散的气息比起原来温和了许多,收敛了霸气的哨兵有点像收了武装的野兽。


 


这样想着,鸣狐狭长的金色眼睛似是不经意地扫视了一遍那只大狐狸,却再次被对方的红捕捉到了踪影。


 


“不用担心,鸣狐。小狐说到做到,不会用哨兵的能力压迫你的。”


 


小狐丸朝他笑了笑,说出的话也比之前要有礼貌了许多,以为鸣狐是敏感而放心不下,他提着刀走在了鸣狐的前方。


 


“这里小狐比较熟,我来带路。”


 


小狐丸走在前面,单手握着刀鞘,另一手握着刀柄将太刀抽了出来。高大的男人利落地挥刀,手起刀落间已经将几丛挡住他们去路的褐黑色枯木斩断开来。男人握着太刀的手稳重的很,手上没带护甲的无名指和小指紧握着,附着黑色护甲的食指和中指扣着刀柄。锋利的刀刃和力道将烧毁了的枝杈劈开,空中散出了一阵焦糊的的味道。


 


鸣狐看着小狐丸走在自己身前的背影,银白色的长发随着走路的动作在宽阔的肩膀上散落开来。不像粟田口家的一期一振,身为哨兵的小狐丸身形上也比粟田口家的哨兵要强壮许多,鸣狐看着那人的长发像狐狸的尾巴一样随着肢体摇晃。


 


【稍微,有点想摸摸看啊。】


【那把头发……像狐狸一样呢。】


 


这样想着的鸣狐,稍微偏头看了看肩膀上的小狐狸。小狐狸黑溜溜的眼睛看着鸣狐,然后用额头蹭了蹭鸣狐的脖颈。柔软的狐狸皮毛磨蹭着脖子上暴露在外的皮肤,让鸣狐稍稍眯了眼。


 


【应该摸起来,和你一样吧。】


 


鸣狐抬起脸看了看前面哨兵的背影,像是得到了什么鼓舞一般,他加快了步伐追赶着前面的小狐丸,伸手扯了扯对方的衣角。


 


小狐丸有点惊讶地回过头,对上了鸣狐那双似乎闪着亮光的眼睛,微笑着等他开口。


 


“头发,很漂亮。”


 


听着鸣狐第一次主动和他交流的话句,青年温润而低沉的嗓音像是幼兽一般挠动着小狐丸的精神网。他欣喜异常,却还是缓了缓,压制住心底的叫嚣着的哨兵本能,伸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


 


“是嘛,那要摸摸看么?”




——TBC




——————————————————————————————






后记:


时隔了一周的更新分量却很少真的很对不起有在追这文的大家……


最近要写的论文比较多暂时没有时间更新,不过这几天缓过来了w


这章本身是想谢谢两只狐狸怎么谈恋爱的……


但是发现有点词穷了233333只能又用用发梗w


不过发梗真的是促进爱情的催化剂【并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发梗的时候感觉气氛都暖暖的!




顺带一提,个人觉得拿刀的狐球真的好帅………………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w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