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就和上面名稱一樣嘛!
就是平時偷雞摸魚寫出來的東西XD

可能有些設定是和機油的腦補,也有些可能是自己最近喜歡的東西。大部分寫的人設有原作的背景XD

求大家別批判啊?就當個是看小故事的地方好啦XD

沒錯我就是個說書人——

客官裡面請~

【刀剑乱舞/狐狸组】回鸣 10

依旧是废话加前言

 


 

-注意这篇是平行世界哨兵向导设定!

 

-但是私设很多 哨兵向导基本只用了名字而已

 

-介意的请别喷Q-Q

 

-设定请看前文 感谢w

 

-序+010203040506070809

 

PS 后文也许会出现轻微三日鹤三日、岩今岩,介意的请注意。


————————————————————————————


10.

 

本丸的控制塔一如往常地运作,审神者按揉着僵直的腰杆,觉得有点疼。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资料,上面显示的是多年前军队之间流传的一份被禁用多年的资料——人造哨兵向导。

 

没有出阵任务的粟田口家的几个孩子在一期一振的带路下走进了自动门,审神者才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屏幕上拉了下来。此时穿着白大褂俨然一副医生模样的药研藤四郎走了过去,将一份档案交到审神者怀里。药研乖巧地后退半步才开口:“大将,这份是我们粟田口家的各个人的身体数据。如果能帮到你们的话请拿去用吧。”

 

审神者头疼地扫视了两眼,随即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收起了平时的温和的笑意,严肃地看着粟田口家的哨兵向导们。

 

“你们既然已经进了本丸,某怎么会把你们当工具来看。说到底这都是军队的错误……”他顿了顿,厌恶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数据分析。

 

“什么人造哨兵向导,就是精神能力者实验体。无视个体精神结构的发展情况,借外力强迫精神能力的觉醒……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反人类。”

 

一期一振看着审神者的表情内心似乎放下了什么,反而是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围了过去拍了拍审神者的肩膀。一群还是孩子模样的少年,因为军队被迫这么快接受精神体觉醒,审神者有点头疼地捏住了拳。他抬起脸,看见几个小孩有点窘迫地盯着他看。

 

“发生什么了么?”

“其实我们有事情要拜托主上的……鸣狐叔也和我们一样。”

“鸣狐叔是我们现存粟田口家的人里面最早接受人工觉醒的,他的精神网很不稳定……是不稳定到容易濒临崩溃的边沿,所以我们才会给鸣狐叔那只抑制剂。”

“鸣狐叔……和那位小狐丸大人出任务,没有问题吗……?”

 

审神者安静地听完几个小孩你一句我一句的话语,忽然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少年们柔软的头发。袖子稍微遮住了一下嘴角挡住咧开唇的笑意。

 

“三条家的那位大人,你们就放心好了。某相信他,会把你们的小叔叔平平安安地带回来的。”

 

鸣狐瞪大了金色的眼睛看着那把漂亮的银白色长发,有点忍不住地伸出了手。指尖在即将碰触到小狐丸的发生时忽然像受惊了一样往回缩了点,却被另外一双手温柔地捕获了。小狐丸的手掌握着鸣狐手,将他的指尖拉到自己面前,穿过了自己那把得意的长发。

 

然后意外地看见鸣狐露在面罩边沿的脸稍微变得有点红。指尖磨蹭着他的头发,得到了满足感的鸣狐将视线也朝着小狐丸。

 

——该死,怎么这么可爱……

 

小狐丸刚准备陷入无止境的胡思乱想,却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忽然变的有点过度的寂静和诡异。小狐丸将鸣狐挡在身后,自己半弯下身,手持着太刀眯起眼盯着某个方向。鸣狐肩上的小狐狸也耸起了漂亮的毛发,龇牙咧嘴地盯着同一个方向。

 

“四个,正北处二十米开外。”

 

小狐丸低沉的嗓音在寂静中散开,他眯起狩猎般红色的兽眼,报着敌对方的数目。是了,三条家的小狐丸可是训练有素的哨兵,即使现在是收起了哨兵的一部分精神力,常年征战的感应力就能准确地判断出来地方的位置和数目。

 

鸣狐看着面前人的背部,长发散落开来暴露出异样的野性,鸣狐抑制住心底里那份不知道从何而起的加速跳动。他想了想,轻声走到小狐丸的身边,指尖点了点小狐丸手臂。在大狐狸视线移过来的时候,用金色的眼睛看了回去,鸣狐一边从腰间将属于自己的打刀拔出刀鞘,轻声道。

 

“一起上。”

 

然后高机动的向导比小狐丸更快地移开了步子。小狐丸稍微愣了愣,随即扯开了个漂亮的笑容,紧跟着鸣狐的步子出动。两只狐狸半弯下腰借着冲力而上。

 

哈,有点意思。


——TBC



——————————————————————————————


后记:

两只狐狸谈恋爱的故事感觉漫漫无期但是有了质的飞跃!【。

婶婶和粟田口是一派的是真爱!!是真爱!!!!【不

我的baby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说着被狐球打死……

每次写狐球都觉得 这家伙怎么越来越帅了怎么那么苏,然后流出一脸血……

每次写到小叔叔就是 哦靠太可爱啦……


感觉上次更新都在一个世纪以前了23333333333真的太抱歉啦!!!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