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就和上面名稱一樣嘛!
就是平時偷雞摸魚寫出來的東西XD

可能有些設定是和機油的腦補,也有些可能是自己最近喜歡的東西。大部分寫的人設有原作的背景XD

求大家別批判啊?就當個是看小故事的地方好啦XD

沒錯我就是個說書人——

客官裡面請~

【刀剑乱舞 /狐狸组】回鸣 14

依旧是废话加前言

 


 

-注意这篇是平行世界哨兵向导设定!

 

-但是私设很多 哨兵向导基本只用了名字而已

 

-介意的请别喷Q-Q

 

-设定请看前文 感谢w

 

-序+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

这章有三日鹤,看官们请注意!!!

***

画风突变

我都不知道我在干啥子



——————————————————————————————


14.

 

小狐丸勾起嘴角,看着前方逐渐聚集起来的精神体,他双手搭上方向盘,稍微偏了偏头看向坐在他身边的向导,静静地等候着鸣狐的答复。只是鸣狐听完他的话也没有什么反应,那双淡漠的金眸注视着小狐丸的眼睛好久也没有挪开。

 

“人家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向导了啊小狐丸?”

 

鹤丸国永那把带着满满调笑的声音忽然响起,只见三日月宗近已经将车重新与他们的车头平行。那双带着玩味笑意的月牙也看向自己,用嘴型抿了个加油。

 

——这两个人着实是来看我的笑话的么?

 

小狐丸还在这边有点惆怅地胡思乱想,光裸着的肌肉却被带着手套的指尖蹭过。带着鸣狐安静气息精神素通过相触碰的肌肤蔓延开来,少年低沉的嗓音响在不算狭窄的车厢里

 

“走吧,小狐丸大人。”

 

少年的声音对小狐丸不安的精神网似乎有着完美的镇静作用,小狐丸看着鸣狐,露出了个狂野的笑容后优雅地打开了车门,踏着那双长筒军靴就拎着太刀走了下车。体型小的向导马上紧跟其后,握着打刀带着自己的小狐狸站在小狐丸的身边。

 

扑面而来的杂乱精神体带着令人不安的杀气,本来就偏灰的天空被这种精神素染的猩红。

 

【令人不安。】

 

鸣狐稍微皱起了眉,却被那高大的哨兵挡在身后,本来朝他侵袭而来的气息都被面前那人大部分挡去,少年不由地被那头璀璨炫目的银发吸去了目光。

 

小狐丸右手握着刀柄,左手避开锋利地刀锋托起刀面,稍往前弯着身子,大腿的肌肉迅速绷紧借着力就冲上前去迎敌,刀面在空气中破开,将黏浊的气息劈裂开来。军靴跟部与地面稍微摩擦着,太刀将敌方那扭曲的具象车体沿着底部割开。紧随其后的鸣狐跟着就挥舞起打刀将暴露出车体的精神体斩杀,金色的眼睛淡漠地扫视了一眼刀面流过的血迹,随即迅速地移开了视线,瞄准了下一个敌人挥刀。

 

也将车停了下来的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也提着自己的太刀走了下来,鹤丸将后背靠上军车,盘着手看向他们两个人的方向。

 

“你快过去帮忙啦老爷爷。”

 

三日月宗近跟在他身边,伸出手将鹤丸带着护甲的手握到掌心里捂了好一会儿。确认了一下今天崩溃的精神素没对鹤丸国永造成什么影响后才提起刀有点兴致缺缺地看着小狐丸的方向。

 

“啊哈哈,这不是想给小狐一个机会在粟田口家的向导面前表现一下嘛。”

“而且看上去,小狐看上去不是挺兴奋的么。”

 

挥着太刀的小狐丸尽量忽视掉那边两人的调笑,他本就是精神体为动物的哨兵,感官要比常人来的敏锐许多,更何况在战场上他更是想感官放到最大来以防万一。

 

——那两个人可是知道这个的啊,故意是吧……

 

有点不愉快的哨兵连带着挥刀的动作都带了些许浮躁,只是鸣狐并不清楚当中的原因,还以为是精神素对哨兵没有开启的精神网造成了消极的影响,变得稍微有点忧心。

 

【……小狐丸大人。】

 

鸣狐稍微后退了一把,在后方小狐丸给他挡开的空位中静静地抿了抿唇,像是下定了什么信心一般,在小狐丸了解完走进他攻击范围的敌人后,迅速向前。

 

然后小狐丸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背被对方轻轻地环住,来自鸣狐那股子安静的信息素就侵进他的精神网。少年温润的嗓音随即在他的精神网间散开。

 

【启用精神网吧,我没有关系的。】


——TBC



——————————————————————————————



后记:


这章依旧是三日鹤秀资历秀恩爱然后闪瞎了狐球的眼睛【咦

顺带小叔叔也给狐球来了发直球【三日鹤的神助攻作的死

你们猜小狐会不会拒绝嘛【咦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啥了!【一口老血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