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就和上面名稱一樣嘛!
就是平時偷雞摸魚寫出來的東西XD

可能有些設定是和機油的腦補,也有些可能是自己最近喜歡的東西。大部分寫的人設有原作的背景XD

求大家別批判啊?就當個是看小故事的地方好啦XD

沒錯我就是個說書人——

客官裡面請~

【刀剑乱舞/狐狸组】狐行陆 序+01

是的大家好久不见【……

我这次来不是更新的,我是来挖个新坑的。

真的,就是个坑!!!不过觉得既然写了,就发出来自我欣赏【不

依旧是双狐狸,不过世界观类似是异世界一类的……

哨向其实不是不想更,而是最近看了哨兵的原作后有点写不下手,觉得畏手畏脚的。原作真的很棒,在这里安利大家!!!很棒!!!男主角和男主角可爱的不行!!!!


那以下就是新坑=3=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才好。

其实狐行陆这个名字一开始自己想了很久,最后也想了很多有的没的才会开始写这个,然而最后因为自己的问题并没有把这篇放在合志里面,只是希望能尽自己可能来写一个世界。然而自己不擅长写文案,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所以也觉得自己拖拖拉拉的十分不好。

不过还是希望各位在看的时候不会觉得特别厌烦_(:зゝ∠)_

谢谢_(:зゝ∠)_


——————————————————————————————



序章

 

    你现在所能看见的,是处于异世界的一片大陆。

    在这片广袤的大陆上,纯正的血统是所有物种的共同信仰。

 

    不同的物种划分着大陆不同的部分,然而属于纯种人类的那部分不仅资源贫乏,甚至没有达到满足正常日常的物质需求。作为大陆上最为弱小的种族,人类被迫着生活在强大的压力下。时至今日,由种族混杂而诞下的半人类也不是什么新鲜物种。

 

    为了人类自身的利益,城邦开始建立,人类开始按着血缘的纯正被区分着等级,城镇也逐渐变成了各个阶层人们最常聚集的场所。当然半人类作为混杂的种族,掺杂的血统让他们无法发挥种族最大的优势。在资源紧迫的人类城镇,半人类成为了最劣等的种族,备受唾弃。

 

    大部分的半人类都被排除在所有纯血种族以外,年幼的甚至在没有发育到血统的觉醒就被抛弃在危机重重的交界区,然后无声无息地被夺走了生命。

 

    只是贪和欲似乎是人类的天性。

 

    由于组成半人类的大部分是半兽人,半兽人生来就有容貌上的优势,加之他们又是被规划在人类等级当中的最低级,许多没有攻击性的半兽人在幼年期间就会被上层的纯血人类相走,被剩下来的半兽人多数就会落得死亡的结局。

 

    幸运的是人类当中却还是有秉承着善良和正直的个体,他们无声息地救助着那些被抛弃的、幼小的半兽人,教导了他们生活的常识并给予温饱,让他们不至于饿死在毫无反抗力的幼年期。逐渐的,半兽人当中组成了“族”,为了感谢养大自己的人类,并愿意将让自己归顺那些个人类教养人的姓氏下面。

 

    现在这篇大陆上仅存的半兽人四散在充满着武器沾染着的血腥味中,他们在等待着一个契机。

    一个能改变现况的——契机。

 

01

 

    大陆东部,是人类所集聚的几大城镇所在地。每日都有络绎不绝的旅人及居住在此地的人类进行着物资的交易,当然到了晚上,城镇也是热闹非凡。除却白天销售物资的集市,晚上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酒馆,露天的酒馆附近围绕着一群人,燃烧着的篝火中,断开的枯枝发出噼啪的声响。人们肆意地放声交谈,拿着朗姆酒杯交相碰撞,玻璃相撞着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忽然人们交谈的声响被哄笑和热烈的拍击声所替代,人们站起身,看向酒馆门口的方向。只见门口那个斤斤计较的老板娘满意地扯开装着金币的布袋,慢条斯理地一个一个金币算着钱。在她身后是几个被绑住手脚并被布条堵住了嘴的人,那几个孩子面容清秀却面布泪痕,本该与常人无异,有一个却在耳朵上沿盘旋伸出一对颜色明显的虎耳,金色的兽目沾满了湿气。

 

    然而只是这样,却已经揭露了他们的身份。他们是半人类,在这个城镇里最容易被贩卖的低等生物。望着还是孩子的他们留着眼泪,却没有人发出任何一声的同情。

 

    “老板娘,这次抓到的货色不错嘛!花了不少钱吧?”

    “先生过奖了,等卖出去了价格就抵回去了。”

 

    那老板娘招呼了几个帮手就把几个孩子扯进了酒馆的内间,哭声呜咽着弥漫在空气中,却没有博来任何的救赎。女人轻击着手掌,为酒馆的客人送上了几大桶味道纯正的朗姆酒液。人们嗤笑着,谈论着半人类的无能,边将自己带进酒液所带来的香醇和昏睡当中。

 

    喧闹的人群当中渐渐地出现了醉酒的人,男人们嬉笑着搂着衣着暴露女人的腰肢,在一边欢声笑语。在人们警觉性调至到最低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影迅速地穿过街道。这人身上穿着一身并不显眼却显得有点破旧的黑色半身披肩,身材修长却并不高大,脚上穿着一双皮质的筒靴,走起路却并没有发出多大声响。他迅速地跨开步子,融进了喧闹的人群当中,黑色成为了保护色,沉默着在人们意识到他路过之前迅速移动着。

 

    人潮涌动着,他也在所有人不经意间迅速地将身形藏匿进了酒馆之内。他伸手拉低着兜帽,专挑着人们视线的死角,如同鬼魅一般灵巧地出入在酒馆之内。人影在酒馆的转角处停顿了好一会,等着周遭没有脚步声后就往酒馆的内层走去。

 

    他缓慢地挪动着,直到走到某个隔间前才停了下来,他往周遭看了看,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他蹲了下来,用带着手套的手托起了锁着隔间门口的那一把金属锁。他将锋利的刀尖插进锁口,随即灵巧而娴熟地扭动着。

 

    “咔嚓。”

 

    清脆的解锁声在静谧当中响了一声,却没有引任何的动静。那人站起身,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隔间的门,走了进去,然后非常不意外地,对上了几双惊恐的眼眸。那几个孩子原本颤栗着,却在看到那人的那双眼睛后安定了下来。

 

    ——是了,这人兜帽下藏匿了一双纯金色的兽目,红色的战化妆下还带着半张黑色的面具遮住了大半部分的表情,只在面具的镂空出露出了冷淡的嘴角。

 

    他走了过去,用锋利地匕首跳开了堵住少年嘴的布条。带着虎耳的少年几乎下一秒就要带着呜咽的声音说些什么,却被他用手指抵住嘴唇。

 

    “嘘。”

 

    他那双金目在木制墙壁破碎镂空的地方被照耀进来的月光照的有点发亮,透着异光的金眸却让那几个心惊的少年缓和下来,几个孩子抓着他的衣角,强咬着下唇忍着哭泣。和几个少年相比,他尽管比他们高上一点,消瘦的骨架却也将他的少年身形定格住,少年模样的他似是安抚性地揉了揉他们的头发,然后借着惊人的弹跳力跳上木制的夹板。

 

    ——若是说半兽人和纯血人类有什么不同,大致上是由于混血的原因,长成的半兽人与一般人类相比他们的身体机能要比人类发展的更好更宽。估计也是由于这种原因,半兽人的幼年期就会更加瘦弱且不堪一击。

 

    少年带着皮手套的手紧紧抓着木架,金色的兽目静静地从破碎的的位置往外张望了好一会。月光泛着的金瞳蓦地闪过一丝微光,他迅速地松开手任由身体下滑最后跳到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伸手在腰间里摸着什么,手掌中握着一把刀。他对着几个孩子示意,在孩子们稍远离的时候,改成双手握刀的姿势,借着几步小跑的助力,用着与身形不符的力量挥刀,瞄准这木板与木板当间的夹缝处,挥刀斩断连接木板的生锈铁板。

 

   “哐!——”

 

    随着这声巨响,几块木板的被砍穿,少年紧接着又是另外一下的挥刀,然后穿着筒靴的的右脚就一脚将那不堪一折的木板重重地往外踩踏。同时人们的叫骂声和急促的脚步声也从走廊开始往这边迫近。少年这才启唇对着那群孩子说了一个词。

 

    “跑。”

 

    少年将刀迅速地收回腰间,在孩子们出逃的空隙里,身体迸发出与外形不符合的力量,将那几个沉重的酒桶拖到门口抵住那扇木门,布置好一切后也跟着最后一个孩子从那个被他破开的位置出逃。

 

    他带着那几个孩子朝着偏远的位置一直往外走,作为半兽人的第六感少年能感知到酒馆的人已经追出了酒馆,灵敏的听觉能接收到一段距离外的叫骂声已经慢慢地逼近。带着年幼的几个孩子,少年没办法再像刚刚潜进酒馆那般顺利。他抿了抿双唇,拍了拍孩子们的肩膀,开口:

 

    “我反方向,一期在前面树林,快走。”

 

    带着虎耳的孩子瞪大了金眸,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他的衣角。弱生生地开了口,有点急促。

 

    “鸣狐叔……”

   

    那个被称为鸣狐的少年只是伸手摸了摸他那对耳朵,不留片刻就转身和他们走开反方向,虎耳的孩子似乎还想说什么就被黑色短发的孩子迅速拉住了手腕拉走,那孩子还边走边小声地说着什么:“五虎退!赶紧走啦我们会成为小叔叔的累赘的!”

 

    鸣狐看着那群孩子们走向树林的方向后才挪开脚步,他将手搭在刀把上,耳边仔细地听着渐行渐近的脚步声。他并没有十全的把握能在多人的追捕当中能够全身而退,但是目前的情况他只能尽全力拖时间让那个藏匿在树丛中的大侄子把另外的那几个孩子带走。

 

少年面对着那一群紧追而来的人类,右手将腰间的刀抽取了出来紧紧地握在手上,正准备运起他的打刀朝着那群人类进行攻击。本身宁静的夜晚被人类的几声叫骂声所惊动,树林的方向忽然起了一阵强风。少年本来用于掩盖头发的兜帽被风吹的落下,一双银色的狐狸耳朵贸然出现。那双金色的眼眸在透着月亮照耀而下煜煜生辉。



——TBC


————————————————————————


后记:

依旧是唠叨,不知道在写的时候有没有体现出很酷的感觉【并不是

狐球在这一章节并没有出现,至于后文其实自己也断了很久……

估计下次出来更新也是要整理很久思绪才敢下笔_(:зゝ∠)_

好了就这样。

祝各位看官阅读愉快w

评论(11)
热度(58)
  1. piemul832kt偷懶的阿哲的堆文集聚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