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就和上面名稱一樣嘛!
就是平時偷雞摸魚寫出來的東西XD

可能有些設定是和機油的腦補,也有些可能是自己最近喜歡的東西。大部分寫的人設有原作的背景XD

求大家別批判啊?就當個是看小故事的地方好啦XD

沒錯我就是個說書人——

客官裡面請~

【刀剑乱舞/狐狸组】回鸣 06

依旧是废话加前言


-注意这篇是平行世界哨兵向导设定!

-但是私设很多 哨兵向导基本只用了名字而已

-介意的请别喷Q-Q

-设定请看前文 感谢w

-序+0102030405

PS 后文也许会出现轻微三日鹤三日、岩今岩,介意的请注意。


——————————————————————————————


06

 

鸣狐在房间呆愣了好一会儿,才惊觉让人家久等并不好,抱着小狐狸让其爬上自己的肩膀后,于是犹豫了一下用指纹打开了机械门。门外的人倒是好不急躁地看着他,嘴角还勾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见鸣狐盯着他也不说话,小狐丸才慢悠悠地开口。

 

“早上吓着你了,抱歉。”

 

鸣狐看着那人的眼睛随即摇了摇头,本身都是沾过血的军人又怎么会让这种事情给吓到呢?鸣狐自己并没有出声,肩上的小狐狸就代替他回答着小狐丸。

 

“鸣狐没事的哦,小狐丸殿下此番前来有什么事情吗?”

 

小狐丸的视线从鸣狐的脸上移到了他身上的小狐狸上,然后感觉到了狐狸身上传出来的精神素的味道。

 

——充斥着敌意、不安的,鸣狐的精神力具象体。

【被当成坏人了啊,有点意思。】

 

小狐丸稍稍收了点自己外扩的哨兵精神力,抿了抿笑意才正经地开口,边说着话边用指尖勾着自己的发尾。

 

“审神者让小狐过来询问一下,你愿意暂时和我搭档么。”

 

这句话从小狐丸嘴里说出来有种道不明的无法抗拒的意味,明明是个问句却用了陈述的语调,并没有留给鸣狐选择的余地。鸣狐稍稍皱起眉看了对方那副有点嚣张的模样,微微颌首便算是应下了,随即便是打算回房谢客了。

 

只是后面的小狐丸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鸣狐绷紧的反射神经迅速就伸手拔刀。本身就属于高机动的军人鸣狐正想将刀横到人脖子上,却反而被小狐丸用蛮力抵到了机械门隔壁的墙上。小狐丸一手抓住对方的双腕,另外一手就将盘在鸣狐脖子上的小狐狸抓了下来。手捏了捏小狐狸的脖子拎在眼前看了看,然后凑到鸣狐面前。

 

“主上的事情说完了,那么就和小狐聊聊如何。”

“关于你的向导体质?”

 

鸣狐被抵住在墙上,小狐丸的嗓音低沉,并且伴随着他的出声刚刚隐藏起来的哨兵气息一下子勃发了出来。而被他拎在手上的那只小狐狸刚刚一直对着他不停地发出滋滋的咆哮声,与此同时也被唬的瑟瑟发抖。

 

小狐丸看了看鸣狐的反应,虽然对他的精神力反应没有那只小狐狸那么明显,但是显然那露出的半张脸显得比刚才烦躁了许多,甚至还有些许抵抗的意味挣扎。

 

本身对于特殊精神能力者而言,精神力就是他们能决定和判定身份的重要存在。向导之所以会被名为向导,是由于他们的精神力更趋向引导的类型。一般而言,向导的精神力需要辅佐和引导哨兵,安抚哨兵躁动不安的精神力是向导需要做的。因此在战场上,向导即使也要和哨兵一起迎战,也会被哨兵保护在后方。

 

然而鸣狐作为一个向导,他的情况看起来似乎和别人不太一样。

 

小狐丸的眼睛盯着鸣狐,许久,鸣狐在稍微开口说了点什么。

 

“请您住手。”

 

鸣狐的声音是青年当中清冷的调子,短短几个字却散露出了拒绝的意味。金色的眼睛安安静静地看着小狐丸,有种稍稍疏远的意味。

 

【住手。】

【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伴着那句耳边响起的拒绝,小狐丸的精神网当中也捕获到了对方些许的精神素。小狐丸钳制着手腕的手也稍微放松开来,将鸣狐带着黑手套的手拉到自己的唇边亲了亲。

 

“明白了,原谅小狐刚刚的失礼吧。”

 

说罢朝着鸣狐笑了笑,将所有哨兵的狂暴之气收了回去。

 

“在你接受小狐的哨兵能力前,我会先把我的精神力关起来。”

 

【到你接受我以前。】

 

“所以,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哦,小狐狸。”

 

在小狐丸好不容易离开后,鸣狐靠着墙壁身体控制不住地往下滑了滑,淡漠的脸上出现了惊惶和不知所措。


——TBC



——————————————————————————————


后记:


距离上次写似乎隔了有段日子,中间还隔了我疯狂的法语时间【。

所以感觉在写这章的时候上下文有点衔接不上了……

文里面的狐球有点偏向流氓文雅帅的类型。

为什么会这样写呢?其实是想体现狐球身上的哨兵的感觉,然而感觉又与角色的性格有点衔接不上了。


感觉很心塞,不过狐球真的好帅啊…… 

把小叔叔留下让我欺负吧!!!【不


谢谢各位看到这里w!

评论(4)
热度(58)